正文 续华夏世纪第十三节国联大厦

    年6月27日零点刚过,真田峻少佐就敲响了联队长办公室的门。

    “真田君,不必客气,请进。”喻天明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真田稍微犹豫了一下,再次检查自己的装束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真田欣喜地看到,满头白发的山县有朋赫然端坐在椅子办公室里,除了山县有朋和喻天明(玉置次郎)等几个军官外,还有桂太郎、寺内正毅、东乡平八郎、小村正雅等四人。很明显,联队长已经兑现了承诺,把几个元老重臣都置于自己的保护下了。

    “真田君,辛苦了!大日本帝国有象玉置君、真田君这样志士,真是大和之福、天皇之福啊!”山县有朋这个时候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本已经万念俱灰的他现在又是雅心万丈。他相信,有三大财阀武装起来的黑龙军,至少可以在日本闹出一番动静来,有井上馨和欧洲列强的联系,就有可能在日本陷入混乱的时候引来列强的干涉,把日本从什么大中华帝国割裂出去,重新获得。因此,他并不介意对眼前的几个军官大加赞赏并随口以天皇的名义给予封赏。“我宣布,玉置次郎为大日本帝国陆军总司令官,真田峻为参谋本部总长。今天晚上的行动和帝国的复兴之战,就拜托二位了。”

    “是,元老大人。”喻天明正儿八经地接受了这张空头支票,而他表现出来地,是与真田峻一样的兴奋。而实际上,在山县口中的“大日本帝国陆军”,不过就是目前喻天明手里的一个联队和外面山野中潜伏着的3000乌合之众而已。在喻天明心里,这些纯粹就是比狗屎还臭的垃圾东西。要不是做点样子出来让真田准时发动攻击的话,他才懒得把这几个老怪物从牢房里提到自己办公室里来呢!

    等几个以为自由在望的老家伙轮番夸奖了“年轻忠勇”的军官以后。喻天明走到真田峻面前说道“真田君,黑龙军是否按时到达了?向久保田中队地攻击能否按时发起?北一君何时到我这里接元老大人去海边?”

    “总司令官阁下,”真田是现炒现卖地改了称呼。“黑龙军已经进入了预定位置,三号地区已经被遥遥地包围起来,三时整发动攻击。那时候,北一君会到这里接走元老大人。”

    “辛苦了,真田君,您下去准备吧。我想元老大人也需要休息一下,今天晚上将是一个不眠之夜啊!”喻天明放下心来。现在是支走真田,让山县等人重新享受囚徒待遇的时候了。

    三时整,一发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三号地区周围立即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嘈杂的鬼嚎声。3000名黑龙军暴徒拿着制式杂驳的武器边开枪边向久保田中队的阵地猛冲而来。

    打了信号弹的真田峻带着北一辉和几个黑龙会骨干也到达了联队长办公室。门,紧闭着,在真田峻在疑惑中不断敲门的时候。周围黑暗处无数个黑洞洞地枪口已经瞄准了他们。

    “咿呀”一声,门突然打了开来,手提轻机枪的喻天明横在门口悠悠地说道“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

    四周哗啦啦地出来一大队荷枪实弹的士兵。领头的正是黑龙军想要除掉的久保田一夫大尉。而此时,三号地区传来的枪声突然间密集起来,脸色煞白、不知所措地真田知道黑龙军对上帝国国防军了!完了,全部都完了!

    真田猛地去掏腰间的手枪,他的手还没解开枪套上的扣子,就听见“啪”地一声,眼明手快的杨保田抢先开枪击中了真田地右手腕。枪声一响,久保田中队的士兵们就蜂拥而上,将几个暴徒下了枪捆绑的如同粽子一般。

    黑暗中。一片片的黑龙军被密集的子弹扫倒在地。

    国防军的阵地上,轻重机枪、半自动步枪和着迫击炮、自动榴弹发射器畅快地收割着暴徒的生命。3000名黑龙军暴徒,在“嗵嗵”作响以三发连射的自动榴弹器的面前,只能无可奈何而盲目地充当被连续地爆炸冲飞的角色。这些暴徒,本来还等着真田这边完成任务后过去指挥的,可是现在真田永远也不可能指挥他们进行有效的战斗了!日本老军人的狂性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体现,他们认为没有骨气的久保田中队只需要一个密集冲铎就可以完全摧毁。

    现实是,被摧毁的正是这些以破烂的枪械和密集的队型面对国防军主力部队的乌合之众。

    与此同时,在札幌西北的海边上,帝国海军巡洋舰不经警告就开炮击沉了聚集在这里的所有渔船,海军陆战队迅即上岸,清剿札幌沿海的零散黑龙军。

    东京,深夜的街头突然传来大量军队运动的声音“哐哐”作响的整齐的脚步声惊醒了大部分东京市民的美梦。一队队国防军按照手里的地图和名单破门而入,将抓捕对象一个个架起就走,带队的军官则留下一纸由东方军司令部和日本政府签署的紧急逮捕令。

    在三目町高档住宅区的井上邸里,井上馨焦急地等待着北海道的行动消息,这个夜晚对他来说,同样是不眠之夜。

    门外,一阵“嘎吱”的煞车声传进了井上馨的耳朵里,紧接着是杂沓的脚步声和低沉地喝骂声。耳聪目明的井上馨听出来了,是中国人!他转身拿起村样剑“噌”地一声抽了出来。拉开纸木门走了出去。还没等他从眼前突然出现的黑影中反映过来,头部就被重重地击打了一下,连声都没吭就瘫倒在地。

    王坤少将拿着东方军司令部的电报走进了龙剑铭的办公室,这里也有一大堆的人正等着消息。

    “陛下,一网成擒了!日本反对势力被完全连根拔起,从井上馨到三大财阀,到黑龙会,没有一个骨干分子漏网,札幌方面的初步战报表明。近3000名黑龙会武装分子死伤,国防军和日本师团只有10余名官兵受伤。”

    “证据!文件!这些东西有没有?”蔡锷还没等龙剑铭说话就抢先问了核心的问题。

    “文件需要甄选鉴别汇总,短时间不会有这方面的详细报告。不过,井上馨和三大财阀以及黑龙会首领骨干地落网,已经注定伊藤政府的生命到此为止了!”龙剑铭打了个手势让王坤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他可没指望着官兵们和情报人员一拉开抽屉就发现决定性的文件。“西园寺政府的名单,大家看看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话,给日本国王看看吧,日本内藩的进程必须趁着这个时机加快。天皇陛下就在北京终老吧!”

    内藩和外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内藩在财政、军事、外交、经济、文化、行政所有方面都由中央政府统辖;内藩在称号上将不再是某国,而是大中华帝国某行省或地区;内藩的王室也不允许有单独的王宫,应该居住在帝国首都皇帝赐予地藩王府内;内藩后的国王将被称为某亲王或者更低一点的某王,而不允许被称为国王。这就是说,外藩除外交上由帝国中央政府管理外,其实还是一个的国家。而内藩。则是曾经名义上的国家向母国同化的结果。这个进程一旦完成,在国际上,在国内政治上,日本以及日本王室都会变成子虚乌有地名词逐渐被人遗忘。

    “陛下。三大财阀该如何处理,他们涉入的如此之深。不会继续让他们继续在经济界……”

    “罪证收集完整后再看情况处理,不过我看没收充公是免不了的。”龙剑铭没等岑春煊把话说完就给三大财阀判了死刑。

    “陛下,井上家族在三井有大量的股份,而井上香子在前一阶段地工作为军事情报局了不小的助力,而且她如今是张中道上校地妻子,您看对三井的资产处理是否考虑下这层关系。”李莽少将是今天的主角,当然,他不会忘记为自己的部下陈情。

    “宏明,你是理藩专员。这个事你怎么看?”龙剑铭略微考虑下后,转头把问题抛给了方维志。这个事情他实在不太好首先表态,毕竟涉及国家资产的利益分配问题。

    “日本的工业改型已经基本完成,日本工业对帝国工业大体系的依赖性已经确定。因此,三井财阀的资产如何处理,对帝国用经济手段控制日本、改造日本的策略没有影响。当然,井上香子应该得到奖励,张中道上校也应该得到褒奖。我建议,还是聂副总司令给个方案吧。”方维志两句话说完,就把皮球踢给了国防军主管军政地副总司令聂文青。当然,并不是他故意把问题当成皮球踢,毕竟论功行赏是国防军的事情嘛。

    龙剑铭点了点头,转向聂文青投去咨询的眼神。他在尽量的少做决定,把一些决定权下放给身边的领导核心成员。

    “张中道上校确实在破获日本势力一事上发挥了巨大作用,我建议给予晋升一级军衔,至于工作安排嘛,则可以经过陆军学院学习后回任东方军任参谋长,丁开嶂也该回来学习一下了。井上香子和三井之间的关系,就不是军方所能合适建议的了。还是请陛下或者总理裁决吧。”聂文青把自己工作职责的部分说完,还是把决定权留给了龙剑铭。

    需要的就是这样!各方面主脑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能够断事和提出合理化建议,再经过总理大臣的综合,作出取舍决断。这样的话,龙剑铭以后就可以少在琐事上操心了。

    “总理,你来决断吧。”权力正式下放,就看岑春煊怎么作决定了。这,也标志着总理大臣今天终于可以把军方的部分事务置于自己的政府管理范围内了。这样的政府机制才是正常的!

    “核算出井上家族在三井的股份,将这部分完全交给井上香子,帝国需要在日本塑造一个样板,这就是井上香子的新任务。我建议工业、商业两部对该企业给予响应的扶持。这样,以后日本产生的新财阀或者有实力的工商企业就会成为帝国需要的经济板块了。”岑春煊难得地大方了一回,收了三大财阀的巨额资产后,终于从牙缝里挤了一些出来,为帝国政府在日本的经济发展策略服务。

    “就这么定了。张中道晋升为准将,到石家庄去回炉,井上香子授女伯爵衔,接收三井商社。从她开始,日本华族将被忠心于帝国的新贵族所取代。”

    龙剑铭一席话,把天大的好事降临到还在军舰的司令官舱房里睡不着觉的张中道夫妇身上。

    张中道怎么能够睡得着呢?在日本一年的工作成果,眼看就要瓜熟蒂落的时候,却因为心爱的女人的关系不得不离开。他担心着今晚的行动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担心着香子后天到上海后得知消息后的情绪?也担心着自己与香子今后的关系会不会产生不可弥补的缝隙?

    香子也睡不着。

    她很奇怪丈夫为什么匆匆地带自己回上海,甚至不去向爷爷辞行?是不是爷爷和丈夫在旧日那天晚上闹了什么别扭?为什么丈夫又穿上了上校的军服?难道,是爷爷和自己连累了他?

    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就这样在床铺上担心着、冥想着、难过着,他们都知道对方没有睡着,却又不敢去打破沉默,首先提出自己心里的疑问或者直截了当地说出心里的感受。直到太阳从东边的海平面喷薄而出的时候,随从参谋拿着北京总司令部发来的电报交给黑眼圈的张中道准将时,一切的沉默才告打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www.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